偷渡者在利比亚充当“肉盾”和奴隶

发布时间:2019-10-16   转载请注明:http://www.xinlongbao2015.com/libiyaxinwen/2019/1016/773.html 
字号:

  “警察和士兵逼迫这些人打扫卫生、擦拭武器。他们告诉非法移民,‘如果你知道怎么开枪,就站出来,我们会把你们留在身边’。”一名非法移民悄悄给《卫报》发信息说。同时发来的照片中,非法移民身穿像是军装的制服。 《卫报》称,自从军事强人哈利法·哈夫塔尔领导的“利比亚国民军”在4月初向首都进军,截至17日,利比亚各派别之间的混战已造成近180人死亡、800多人受伤。15日,联合国利比亚问题特使加桑·萨拉梅指责哈夫塔尔“企图发动政变”。 “警察和士兵逼迫这些人打扫卫生、擦拭武器。他们告诉非法移民,‘如果你知道怎么开枪,就站出来,我们会把你们留在身边’。”一名非法移民悄悄给《卫报》发信息说。同时发来的照片中,非法移民身穿像是军装的制服。 大人物们运筹帷幄之际,被关在数十座拘留中心的数千名难民、非法移民只能为自己风雨飘摇的命运发出一声叹息。青壮年被拉壮丁、妇孺为士兵们搬运武器,一些人被赶上前线充当“肉盾”,还有些人被士兵押走后再也没回来。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约6000名难民和非法移民被关押在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控制下的拘留中心。 欧盟投入数千万欧元资助、培训和武装利比亚海岸警卫队,以阻挡汹涌的难民潮。“欧盟对利比亚拘留中心里发生的事心知肚明,但他们假装不知道。”一名被拘留者说,“利比亚不适合关押难民和非法移民,他们应该停止把偷渡者塞进来。” “我们清洗过阵亡士兵的鲜血。”另一名被拘留者称,“他们用军车拉走尸体,然后叫我们洗车。我两腿直打颤,但别无选择。” 塔佐拉的拘留中心关着大约600人,他们曾经尝试偷渡欧洲,但在地中海上被截获,被带到这里无限期拘留。国际移民组织的数据称,仅在2019年的头16天,就有4216名非法移民跨海抵达欧洲,几乎是去年同期的两倍。 “(被强迫劳动)是逃离闷热监狱的好机会。当苦力时,你才能接触到阳光和新鲜空气。”一名2018年5月在地中海上被捕的厄立特里亚人说,拘留中心对女人和未成年人“一视同仁”,没人能逃过被奴役。一名男子声称,他已被迫连续劳动了四五个月,“如果我停下想喘口气,他们就会吓人地大喊大叫……要是有非法移民想跑,他们开起枪来毫不犹豫”。 CNN报道称,利比亚各地的拘留中心普遍状况堪忧,人道主义灾难遍地可见:人满为患,缺吃少喝,卫生条件极差,医疗保障无从谈起,警卫滥用暴力是家常便饭。 “我们清洗过阵亡士兵的鲜血。”另一名被拘留者称,“他们用军车拉走尸体,然后叫我们洗车。我两腿直打颤,但别无选择。” 据CNN报道,去年10月,28岁的索马里男子阿卜杜·拉齐兹被强迫劳动时,用发电机的汽油身亡。他的朋友们说,他对自己的处境感到绝望,所以寻了短见。他的死什么也没有改变。在利比亚,即使是在枪声暂停的时刻,人命也常常如蝼蚁一般,消失得悄无声息。 《卫报》称,自从军事强人哈利法·哈夫塔尔领导的“利比亚国民军”在4月初向首都进军,截至17日,利比亚各派别之间的混战已造成近180人死亡、800多人受伤。15日,联合国利比亚问题特使加桑·萨拉梅指责哈夫塔尔“企图发动政变”。 CNN报道称,利比亚各地的拘留中心普遍状况堪忧,人道主义灾难遍地可见:人满为患,缺吃少喝,卫生条件极差,医疗保障无从谈起,警卫滥用暴力是家常便饭。 在塔佐拉最高建筑物的屋顶,狙击手严阵以待。这里是利比亚首都的黎波里南部重镇,在卡扎菲时代曾有一座核研究中心坐落在当地,如今,镇上遍布兵营和难民拘留中心。 “今晚谁也睡不着。”一名难民告诉英国《卫报》记者,“枪声、爆炸声就在耳边,大家怕得要命。” 非政府组织“人权观察”欧洲和中亚分部副主任朱迪思·桑德兰对《卫报》指出,迫使平民在战区搬运武器是“非法且残忍”的强迫劳动行为,将平民卷入不必要的风险之中。“让他们穿制服、把他们用作人质或肉盾,这两种行为都犯了战争罪。”她说。 欧盟投入数千万欧元资助、培训和武装利比亚海岸警卫队,以阻挡汹涌的难民潮。“欧盟对利比亚拘留中心里发生的事心知肚明,但他们假装不知道。”一名被拘留者说,“利比亚不适合关押难民和非法移民,他们应该停止把偷渡者塞进来。”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约6000名难民和非法移民被关押在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控制下的拘留中心。 大人物们运筹帷幄之际,被关在数十座拘留中心的数千名难民、非法移民只能为自己风雨飘摇的命运发出一声叹息。青壮年被拉壮丁、妇孺为士兵们搬运武器,一些人被赶上前线充当“肉盾”,还有些人被士兵押走后再也没回来。冰岛旅游攻略这些都是干货, 10多名被拘留者对《卫报》记者讲述了他们被强迫修筑建筑物、清扫房屋,或者在农场里挥汗如雨的经历。一个被关押在的黎波里的人说:“这里就像贩卖人类的市场,人们被当作奴隶驱使。” 据CNN报道,去年10月,28岁的索马里男子阿卜杜·拉齐兹被强迫劳动时,用发电机的汽油身亡。他的朋友们说,他对自己的处境感到绝望,所以寻了短见。他的死什么也没有改变。在利比亚,即使是在枪声暂停的时刻,人命也常常如蝼蚁一般,消失得悄无声息。 非政府组织“人权观察”欧洲和中亚分部副主任朱迪思·桑德兰对《卫报》指出,迫使平民在战区搬运武器是“非法且残忍”的强迫劳动行为,将平民卷入不必要的风险之中。“让他们穿制服、把他们用作人质或肉盾,这两种行为都犯了战争罪。”她说。 10多名被拘留者对《卫报》记者讲述了他们被强迫修筑建筑物、清扫房屋,或者在农场里挥汗如雨的经历。一个被关押在的黎波里的人说:“这里就像贩卖人类的市场,人们被当作奴隶驱使。” “今晚谁也睡不着。”一名难民告诉英国《卫报》记者,“枪声、爆炸声就在耳边,大家怕得要命。” “(被强迫劳动)是逃离闷热监狱的好机会。当苦力时,你才能接触到阳光和新鲜空气。”一名2018年5月在地中海上被捕的厄立特里亚人说,拘留中心对女人和未成年人“一视同仁”,没人能逃过被奴役。一名男子声称,他已被迫连续劳动了四五个月,“如果我停下想喘口气,他们就会吓人地大喊大叫……要是有非法移民想跑,他们开起枪来毫不犹豫”。 在塔佐拉最高建筑物的屋顶,狙击手严阵以待。这里是利比亚首都的黎波里南部重镇,在卡扎菲时代曾有一座核研究中心坐落在当地,如今,镇上遍布兵营和难民拘留中心。 塔佐拉的拘留中心关着大约600人,他们曾经尝试偷渡欧洲,但在地中海上被截获,被带到这里无限期拘留。国际移民组织的数据称,仅在2019年的头16天,就有4216名非法移民跨海抵达欧洲,几乎是去年同期的两倍。

图说天下

×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冰岛建筑
坦桑尼亚明星
伊拉克科学
奥地利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