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年心脑血管疾病发病率下降80%芬兰是如何做到这

发布时间:2019-11-20   转载请注明:http://www.xinlongbao2015.com/xiongyalijingqu/2019/1120/1941.html 
字号:

  “对健康危险因素的精准施策,扭住关键问题做好一级预防;多方协作,尤其强调媒体、商界等多方参与,动用一切手段将健康信息抵达各类人群;政府跨部门协作,更好化解改革的阻力与压力,让‘健康优先’融入万策;卫生部门始终发挥支撑作用,提供数据证据与专业意见参考。”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副院长、世界卫生组织健康城市合作中心主任吴凡告诉记者,芬兰的“健康奇迹”至少有这四点启示,令“健康融入万策”深入人心,取得了不起的健康成就。 如今,普士卡与上海的同行们分享道:1978年至今,已经40年了,芬兰没有烟草广告,室内不允许吸烟,各种商店包括接待游客的国际商店也“看不见烟草”。 “生活方式是个人选择,但这与个人身处的社会、文化、历史环境息息相关,选择什么生活方式,其实潜移默化地受到祖辈以及周围环境的影响。”普士卡直言,国民的个人习惯根植于所在的国家、社会环境,社会必须为此做点什么。 后来的结果,几乎在全球健康领域路人皆知:芬兰政府运用健康促进手段,令心脑血管疾病的发病率较30年前下降了80%,成为健康促进领域全球最成功的案例。 如何预防?芬兰有关部门就发现,问题出现在芬兰人的饮食与生活方式上,比如吸烟多;饮食里饱和脂肪酸摄入多,导致了高血脂发生率高;蔬菜摄入极少,北欧的极寒天气不适合种植蔬菜,蔬菜品种非常少,人们摄入得也极少,甚至认为“蔬菜是给动物吃的,不是给人吃的”;盐分摄入多,所以高血压也很多。 改变真的出现了,试点后,芬兰北卡地区的心血管疾病发生率大幅下降,健康饮食生活方式逐步形成。很快,在北卡试点的基础上,这一健康促进行动推向芬兰全国,国家顶层设计上建立了永久跨部门合作委员会,由总理办公室直接监督,将所有政府部委机构及非政府组织、科研机构等纳入委员会名单,自上而下推动战略目标。 “通过商业行为的努力,减少‘坏脂肪’的添加,要比让人们不吃饼干、改变生活习惯更有效。”普士卡说,毕竟,个人习惯的改变还是有难度的。 芬兰由此被誉为“健康融入万策”的全球先锋典范,“健康优先”成为政府部门制定所有政策的首要考量。此次在上海举行的全国首个省级层面“健康融入万策”主题领导干部专题研讨班,也旨在探讨在《健康上海行动》落地后,如何进一步推进健康城市治理,在更大层面上推进跨部门合作。 30年里,芬兰人的血脂平均水平下降了20%,这也是全球公共卫生领域了不起的成就。与此同时,芬兰人的血压、血糖水平均大幅下降。 30年的时光,卓越的健康促进成果令芬兰北卡健康促进项目成为成功预防心血管和其他慢性非传染性疾病的典范,普士卡也成为全球健康治理领域的“大神级”人物。如今,回顾这场健康促进行动,他在无数经验之谈中强调了两点:第一,“少即多(Lessismore)”;第二,“多方协作”。 芬兰人蔬菜、水果摄入极少,怎么办?政府开始引导让农民种植莓果,并给予更高的补贴,由此一批原本养奶牛的奶农转型成了莓果商。 改变开始孕育,并且,这个改变并非个人行为,并非单个部门的行动,而是强调“协作”,尽可能动员所有的部门,抵达所有人群。 “全世界70%以上的死亡与非传染慢性病有关,其中半数就是心血管疾病。”普士卡分析,为寻求改变,预防疾病发生被摆在首要位置。 “太多青壮年劳动力过早死亡,死于心脏病、冠心病等心脑血管疾病。这是芬兰曾经的伤痛。”普士卡教授曾在芬兰卫生部下属的国家公共卫生部门长期从事公共卫生和慢病的综合防控研究。 随着跟踪时间延长,改革的结果愈发令人振奋:30年来,芬兰政府运用健康促进手段,心脑血管疾病的发病率较30年前下降了80%,人群的预期寿命上升10年,成为健康促进领域全球最成功的案例。 “蔬菜是给动物吃的!”这不是玩笑线多年前的芬兰,人们真这么认为。为此,人们也付出了生命的代价——过早死于心血管病,当然,不吃蔬菜是原因之一。一场前所未有的健康促进项目就此在芬兰展开了。 北欧斯堪的纳维亚地区,在各种旅游推介里,这是令人神往的童话之地。不过,三四十年前,这里的人们未必这么认为。 资料显示,从二战后到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芬兰是心脑血管疾病高发国家,由于糖尿病、高血压、高血脂等引发的慢性病,令芬兰青壮年过早死亡或致残。 如今,芬兰已成为“将健康融入万策”的全球典范,这场改变正是始于芬兰北卡省,这是一次有趣的健康促进革命,强调跨部门、跨领域协作。普士卡教授正是这项工作的发起者、倡导者、执行者。 芬兰到底是如何做到这一健康奇迹的?近日上海召开的“健康融入万策”主题领导干部专题研讨班上,全球知名健康卫生政策专家、华泰司法鉴定所所长张达武参观中南大刑事司法,原世界卫生组织总部慢病司司长、芬兰原社会事务与卫生部部长佩卡·普士卡教授分享了这则完整的健康促进传奇故事,引人深思。 前者说的是集中规划,抓重点问题,宁缺毋滥,比如当初芬兰就揪住吸烟、高脂、高盐饮食等问题施策;后者说的是动员全社会力量参与这场健康促进行动,改革都可能需要经历“斗争”——烟草商有自己的想法,糖果商也有自己的想法,如何整合多部门、多系统的力量,朝着全民健康促进的方向走,而不是互相“打架”,这是需要逐渐达成共识的。 现代食品工作的高糖、高脂以及各种添加剂的添加,让食物变得色泽鲜美、香气诱人,但却暗藏健康危机。比如,如何让食品里的饱和脂肪酸下降?这是一场联合商业界的行为,普士卡分享,在一场健康促进行动里,饼干行业减了8万公斤的脂肪。 在北卡,这场健康促进的具体做法还有很多:食品生产法规要求牛奶的脂肪含量不能超过1%;价格法规要求给予低脂奶制品价格补贴;取消面包业的黄油财政补贴;商标法规要求标明食品的含盐量等;大幅提高对酒类、烟草制品的税收;可乐的定价高于非碳酸饮料;城市规划增加了自行车道,而不是在城市规划中“逼迫”人们不论去哪里都只好开车,不然寸步难行。 “在中国,尤其在上海,我看到了‘健康融入万策’的探索、实践与努力。我们遇到类似的老问题,也面临相似的新挑战,比如老龄化,慢性病群体可能会变得更大。但我想说的是,老龄化时代,这项健康促进事业更值得做,因为现在开始起步了,就意味着将来我们面对的是更多健康幸福的老人,而不是躺在医院、躺在病床上的老人,这意味着健康的老龄化!”普士卡说。 这并非说芬兰烟民的“吸烟权”被彻底剥夺了,而应该说在芬兰,吸烟比较困难。在芬兰,有商店售卖烟草,但香烟绝不会出现在货架上,而被“藏”在柜台下,烟民得询问售货员才可能买到香烟。普士卡说,“看不见烟草”的环境至少在潜移默化里不给予人们尤其是青少年任何吸烟的心理暗示。 在芬兰,30年间,2/3的死亡下降源自生活习惯的改变,部分来自医疗条件改善的贡献。令公共卫生专家尤为在意的是,在芬兰,心脑血管疾病新增患者减少了。换言之,这是因为生活方式改变带来的一级预防贡献,而并非因为医疗技术进步,让人们得以控制疾病。

图说天下

×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冰岛建筑
坦桑尼亚明星
伊拉克科学
奥地利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