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工业经济观点精粹 CEO金融背景与实体企业金

发布时间:2019-11-20   转载请注明:http://www.xinlongbao2015.com/yilakekexue/2019/1120/1979.html 
字号:

  

中国工业经济观点精粹 CEO金融背景与实体企业金融化

  研究发现:CEO金融背景会给CEO留下“认知”烙印和“能力”烙印,并增加了其社会资本,扩大了其关系网络,增强了其资源获取能力,进而对企业金融化产生了显著的正向影响。其中,CEO 的“认知”烙印与“能力”烙印发挥的作用要大于资源获取发挥的作用,故非银行金融背景产生的正向作用更为强烈。在控制内生性之后,结论仍然成立。进一步地,作用机制检验表明,CEO金融背景主要通过提高CEO自信程度和缓解融资约束来促进企业金融化。在研究CEO金融背景对企业金融化的作用环境时发现在国有企业和制度环境较好的企业中,CEO金融背景对企业金融化的正向影响更为明显。最后,文章还发现,尽管实体企业金融化会加剧企业的经营风险,但CEO金融背景的存在会弱化企业金融化对企业风险的作用。

  第一,具有金融背景的CEO更熟悉金融行业规则和金融投资知识,拥有更强的金融信息处理能力、投资机会筛选能力、资本运作能力以及资源获取能力,更容易导致企业过度金融化,并且CEO的非银行金融背景对企业金融化的影响更为强烈。如果企业高管层聘请了过多的有金融背景的高管,那么势必会加剧企业金融化程度,从而导致更为明显的金融投资对主业投资的“倾轧”。为了避免企业过度金融化为主业发展带来的损害,企业在甄选高管或进行金融投资决策时,关注和适当控制高管团队以及决策层中具有金融背景特征的高管比例,特别是那些曾经在保险公司、证券公司等非银行金融机构工作的高管比例。有金融工作经历的CEO偏好风险,企业在选择其他高管成员时就要尽量选择有“谨慎烙印”的人员,使得高管团队的工作背景多元化,以相互抵消烙印机制留下的负面影响,从而达到各种背景取长补短,实现烙印机制的最优效应。

  数据(及程序等附件)来自李四(2019),参见在《中国工业经济》网站()附件下载。

  近年来,大量资本涌入虚拟经济部门,资金脱离实体经济而在虚拟经济领域“空转”,这使得实体企业的资源分配不均、主营业务受到挤压,最终产生“企业金融化”的现象。中国政府高度重视企业金融化的问题,党的十九大报告要求,“深化金融体制改革,增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能力”,国务院的第五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中也多次强调“金融工作要围绕服务实体经济、防控金融风险”。中央认为金融应该回归本源,为实体经济服务,做好金融风险防控。金融风险的防控需要宏观调控与微观调整的协调与配合,相较于对宏观政策的热议,微观调整就显得比较“低调”了。企业是微观调整的主力军,企业对金融化的态度与对相关政策的践行影响着金融风险的防控。适度金融化能给企业注入新鲜的“血液”,为其主业发展源源不断输送“养分”,形成良性循环,进而推动企业发展;过度金融化却需要企业主营业务为金融投资输送大量的“养分”,形成了对实体投资的“倾轧”,长此以往会造成恶性循环,加剧企业风险。因此,企业需要严控金融投资的比例,合理安排金融投资组合,将金融投资控制在安全线内的同时为企业带来最大的利益。

  企业对金融投资的安排往往取决于管理层对金融化的态度,不同的高管背景特征形成了不同的认知与价值观,这些认知与价值观造就了性格各异的企业高管,驱使他们做出高度个性化的决策。CEO作为高管群体的“领头羊”,在企业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他们掌控着企业的经营方向,是企业金融投资的决策者,因此,CEO对企业金融化的态度决定着企业金融化的程度。CEO对金融业的熟悉度是影响其金融投资的一个重要因素,那么有过金融从业经历的CEO是否会加剧企业金融化的程度?其中的作用机制是什么?这些都是值得深究与探讨的问题。

  如在科研工作中使用了作者提供的数据和程序等附件内容,请务必在研究成果上注明引文和下载附件出处。

  欢迎订阅2019年《中国工业经济》,邮发代号:82—143。2019年将为广大读者呈现更多高质量的前沿成果。诚邀您一起“畅游”学术殿堂。

  原文刊发:《中国工业经济》 2019 年第 5期,原标题为《CEO金融背景与实体企业金融化》。

  第二.管理者要有行为决策会受过去经历影响的意识,同时在决策过程中对这种影响保持警觉,经常自我反思,减少烙印机制的负面影响而放大其正面效应。有金融工作经历的CEO,需要清楚认识自己在过去的从业中形成的认知及意识,在决策中要对这种惯性思维保持警觉。CEO的金融背景主要是通过提高CEO自信程度和缓解融资约束来促进企业金融化,这要求拥有金融背景的高管层必须合理认识自己曾经获取的金融投资经验和信息处理能力,对投资风险的变化保持高度的警惕,避免过度自信导致企业盲目金融化,包括CEO在内的高管层要认清企业所处的当前形势,合理评估和寻求风险承受范围内的、适合于企业自身发展的金融化程度,避免企业因过度金融化而阻碍甚至破坏主业发展。

  [1] 李四.新中国成立七十年中国工业发展历程与成就[J].中国工业经济.2019,(1):1-10.

  杜勇等发表在《中国工业经济》2019年第5期的《CEO金融背景与实体企业金融化》,基于烙印理论,该文选取中国沪深 A 股 2008—2016 年上市公司为样本研究了 CEO 金融背景与企业金融化的关系,并探讨了其中的作用机制、作用环境以及 CEO 金融背景在企业金融化产生的经济后果中扮演的角色。考虑到模型可能存在内生性问题,文章采用最近高校距离与CEO金融背景的年份和行业均值作为工具变量,使用工具变量法进行了验证。

  根据实证结论,文章对如何更好地推进企业管理,平衡主业与金融投资提出了以下建议:

  第三,为了抑制烙印机制的负面影响,企业可以引入第三方风险评估机构,专门针对CEO引导的金融投资决策做独立的风险评估,削弱具有金融背景的、特别是具有非银行金融背景的CEO在企业金融投资决策过程中的话语权,限制其金融投资决策的自主权,避免产生由于CEO的独断专行而导致实体企业过度金融化,从而对企业主业造成挤压的现象。

  如果研究中使用了未在杂志纸质版刊发、但在杂志官方网站上正式公开发表的数字内容(包括数据、程序、附录文件),请务必在研究成果正文中注明:

  《中国工业经济》是应用经济学和管理学类综合性权威理论刊物,重点覆盖国民经济、产业经济、工商管理、案例研究等学科领域,专门刊发以重大前沿理论和现实问题为研究对象的前瞻性、引领性、规范性最优秀研究成果。为国家社会科学基金第一批重点资助期刊,中国社会科学院创新工程首批试点学术期刊;曾荣获第三届国家期刊奖(最高层次奖),中国社会科学院第二、三、四届优秀期刊奖连续3届一等奖,第三届全国百强报刊;为全国中文核心期刊工业经济类第一名(历年),中国人文社会科学综合评价AMI权威期刊(2014、2018),连续7年荣获中国最具国际影响力学术期刊(2012—2018)称号,是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管理科学部认定的管理科学A类重要学术期刊(历年),中国工业经济学会核心会刊。

图说天下

×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冰岛建筑
坦桑尼亚明星
伊拉克科学
奥地利联赛